东方之星出事前驾驶舱实景还原(图)


图中为\”东方之星\”大副刘先禄,照片最右边是船长,右二双手交叉者是程林。刘超说,这张照片很像事发当晚的驾驶室站位。(照片由刘超 提供)

胡以萍立刻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儿子刘超。尽管刘超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从姑姑急切的语气中判断,事情不妙。为了不让患有高血压的妈妈担心,刘超把所有情绪都困在心里,匆匆收拾好行李,一家人驱车从成都赶回重庆万州。

在事故处理小组协调下,经过10小时的车程,刘超和二伯来到了监利。当时船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刘超急切地来到医院,找到了被救起的大副程林。惊魂未定的程林,告诉了他当晚发生的事。

(二)

6月1日晚9点左右。长江监利段暴雨如注,江面波浪翻滚。

按船上的规矩,晚10点钟,会有一个交接班,大伙儿会提前15分钟达到驾驶室。

程林在9点10分左右,去船尾洗澡间冲了个澡。他看了眼舷窗外,漆黑的江面上,暴雨在轮船探照灯的灯光下,豆大一般。

\”程师傅,要交接班了,你快点儿哟。\”跟他搭班的舵工提醒他。

程林快速穿好衣服,赶到驾驶室。当时,船长张顺文、轮机长杨忠权、大副谭建、刘先禄都在,掌舵的是李明万,还有几个水手。

虽然外面风大雨急,但船还是正常航行。

突然,水就猛灌进驾驶室,灯一下就熄了。程林完全没有反映过来怎么回事,只听到有人喊了声\”糟了\”。

驾驶室灌满了水,程林抓住雷达的扶手,往窗户的方向摸,被巨大的水流吸了出去。程林在水里拼命地游,等冒出水面回头一看才发现,船倒扣在水里。

船舱驾驶室的布局是,中间为舵,左侧是小雷达,右侧是大雷达和操纵杆。程林与船长和轮机长在舵左侧,刘先禄在舵右侧。

刘超提供的照片显示,驾驶室右后方是一排非常重的柜子。

(三)

对于跑了三十年船的刘先禄来说,长江水域的情况,他了如指掌。

4月8日,家住重庆万州的他,登上了\”东方之星\”号客轮。出发前,他跟往常一样,买了四条5块一包的香烟,称了30来块一斤的茶。这是他跑船离不开的\”伙伴\”。

儿子刘超成都定居,孙子6月9号就满周岁了。临行前,刘先禄打电话让儿子为他订了一张6号从万州到成都的火车票,准备这趟船跑完,就到成都为孙子过生日。

刘先禄一家与川江有着不解之缘。他的爸爸年轻时是水手,兄妹5人,有三个在船上工作。他的爱情,也是江水为媒。那时,他住在长江这边的陈家坝,她住在江对岸的驷马桥。因为看到她经常一个人,端着大盆子到江边洗衣服,他觉得这么美丽贤惠的女人,一定得取回家。

江水为媒,波澜作证,爱情开花结果,儿子刘超出生了。

在刘超记忆里,父亲一年有大半时间在江上度过。虽然那个时候码头兴旺,跑船是件非常了不起的事儿,但因为聚少离多,刘超怎么都自豪不起来。

由于母亲下岗早,全家的收入都来自父亲,父子俩之间的话一直很少。

刘超记得,六年级时,父亲带他上船到重庆玩。在朝天门码头,有一个洋快餐在发优惠券,刘超看到传单上印着汉堡和薯条。从没吃过的他,吵着闹着要买一份。刘先禄看传单上写着要二十几块觉得太贵,就没答应他,只买了碗酸辣粉。刘超很生气,一整天没理父亲。等到晚上临睡时,父亲悄悄拿出一块电子表给刘超戴上。原来是,刘先禄白天偷偷去朝天门批发市场买给他的。

刘超觉得,父亲固执老套。他买房找银行贷款,父亲觉得背债心里不踏实,一定要全款,欠钱睡不着。

\”买房他给了我三万,装修拿给我五万,那是他所有的积蓄。\”刘超红着眼眶说,\”父亲平时抽三块五的烟,别人笑他,刘大副抽这么差的烟啊。父亲回答,婆娘娃儿要用钱,抽这个就够了。\”

刘先禄平时也没什么爱好,就喜欢钓鱼。每次跑船回来,他会带回家一筐鱼给母子俩打牙祭,那都是他空余时钓的。刘先禄还买了辆自行车,跑船时就带着。乘客下船游玩,他也骑着自行车出去逛逛,这样可以省路费。

在刘先禄出事前几天,刘超给他打了个电话,还是那几句套话,\”船到哪儿了?\”\”吃了吗?\”

挂电话前,刘先禄说:\”娃儿,你现在大了,老汉儿管不了你啦。\”

\”来成都,我管你嘛。\”刘超跟父亲开玩笑。

\”人在的时候有些故事讲不出来,人走了现在才觉得心好痛。\”与父亲的点点回忆,让刘超心扉痛彻。

黄金救援72小时已过,刘超心里也有了准备。这几天来,他都没哭,因为不能让母亲高血压犯病,还得瞒着八十多岁奶奶。刘先禄是小儿子,家人骗奶奶,他不在\”东方之星\”,在另外一艘船上\”东方之珠\”上。但是,这能瞒多久呢?

\”你说要是其他方式走了,我们也好接受点儿,跑了一辈子船,就这么没了。\”望着远处江面沉没的客轮,这一刻,刘超的眼泪流了下来。(图文/特派记者贾代腾飞)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捐款“浓缩” 爱心并未打折

继深圳龙岗盛平社区发出“救救10岁患白血病的女孩小乐平”倡议之后,爱心款额已达105万元。但昨日,广州一家爱心企业联系上黄光耀,希望在打给他的20万元爱心款里,退回15万元。“给大家造成的不便,深感歉意”。


沉船事件为何至今无人道歉

这几天网上关于船长该不该弃船逃生的讨论沸反盈天。事发突然,不是身临其境的人其实并没有多少资格对船长的行为作出道德审判,一切还有待真相出笼。但是作为船长而言,一船人沉入江中,死难者众多而自己活了下来,庆幸之余,难道心里就没有一丝愧疚?


美国人凭什么调查国际足联

这当中自不免有人追问一句“美国人这是凭什么”——大家都知道美国人对足球的兴趣究竟才有多大的一点点,而国际足联的总部在瑞士,貌似美国也应该“管不着”才对。但美国司法机构显然不这么看。


中国驻美大使的“话中话”

前几天,一场充满交锋的采访引发各方解读。一方是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一方是《华尔街日报》外事主编霍瓦特,主题是南海。崔天凯明确说,近来美方对南海局势过度反应,“我们对此感到很意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