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斌不满113万国家赔偿决定将申请复议

法制晚报讯(记者 王选辉) 今天上午,法晚记者从念斌姐姐念建兰处获悉,由于对福州中院作出的113万国家赔偿决定不满,今天下午念斌代理律师公孙雪将向福建高院提交念斌案国家赔偿复议书。

2014年8月22日,8年来4次被判死刑的念斌被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宣布无罪释放。值得注意的是,今年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和福建高院工作报告中,均提及念斌案。

今年2月17日,福州市中级法院发布消息称:2月15日,该院依法对赔偿请求人念斌二审宣告无罪赔偿案作出国家赔偿决定,决定先支付赔偿请求人念斌人身自由损害赔偿金58.9万元;支付赔偿请求人念斌精神损害抚慰金55万元;在侵权行为影响的范围内为赔偿请求人念斌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

对于福州中院总计约113万的赔偿,念斌姐姐念建兰认为,这是对念斌的“二次伤害”,将用尽法律附属的权利来捍卫念斌所被侵犯的权利。

念斌代理律师公孙雪接受《法制晚报》记者采访时说,目前她本人已经抵达福州,下午将去福建高院提交国家赔偿复议书。对于福州中院的赔偿决定,除了限制人身自由赔偿金没有异议之外,其他几项包括医疗费、误工费、精神赔偿抚慰金、伤残赔偿金等均要申请复议。

公孙雪介绍,按照法律规定,福建高院接受赔偿复议书之后,一般在3个月内必须给以答复,如果特殊情况可以延长至6个月。

 


每个落马者都曾“过关斩将”

这些老同事,都曾经是过五关斩六将脱颖而出的为人民服务的好手。可惜,“煤老板的疯狂,利益的诱惑,险恶的环境”,让这些人最终败走麦城。这种惋惜之情,很有人情味,比单纯的嘲讽这些贪官“立场不坚定”,更为真实。


普京消失,世界忙“寻亲”

在目前俄罗斯面对西方制裁、经济遭受巨大考验的时刻,普京确实不能倒下,即使是普京休息了这么几天,俄总统府都一直在忙不迭地打掩护,却找不出一个像样的理由。我们是不是应该对普京说一句:兄弟慢慢来,越老越要补啊!


“开裆裤官员”

他改年龄不是为了提拔或多当几年官,而是为了找个年轻的老婆。那个与他骑马戴红花的女人归西后,他看了几个女人都嫌他年龄大了,于是他利用手中的权力把档案上的年龄改了,顺利地找上了一位年轻的女人做老婆。


“下狗屎也要做操”很丑恶

广西玉林容县容州镇第一中学让数百学生冒雨做操表演,现场领导则打着伞观看。一名学生向记者透露,学校一周前就通知称,玉林市会有很多大领导来视察。“那天下午领导来了,学校说,就算下狗屎也要做操,更别说下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