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诊夜班护士:付出很多但很少有人记得你

4月15日晚上20时30分,北京博爱医院的门诊已经寂静无人,而急诊室外依旧人声嘈杂。坐在走廊上输液的患者、拿着单据计算费用的家属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大声说着话。

但跨入急诊室的门,人声迅速转为了喁喁低语。能听到的最大声音,来自病床前的监护仪器。它随着病人的心跳频率,有规律地发出“滴滴”声。

急诊室有两间,较大的一间是留观室,留给病情相对较稳定的患者。较小的一间是抢救室,里面多是危重病人,由资历较老的护士值班,以随时应对突发情况。

整个留观室只剩下了两张空床,但留观室组长成泽莉说:“今天几乎是今年最清闲的一天。”她和丈夫都是急诊室的护士。

成泽莉说,平时晚上经常有救护车送病人前来,在走廊里加床,是急诊室的家常便饭。“有时,遇到醉酒或是对医院有意见的病人,还需要保安来维持秩序。”一个平静的晚上,于急诊室的护士而言,几乎是奢侈。

22时左右,护士们开始挨个巡视病人,为准备入睡的病人测生命体征。这样的固定巡视,每4小时一次。

“急诊的病人一点都马虎不得,护士必须随时巡视排查隐患,而且反应一定要快。”抢救室的组长魏红丹回忆,一次,一位老年患者突然心脏室颤丧失意识,万分危急之下,她马上带领护士做除颤抢救,成功让老人醒了过来。

“病人通常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有多危险,但我们知道。”魏红丹说,“护士们付出了多少,我们不会告诉病人,只希望他们能够理解我们的工作就好。”

急诊室也并非一直如此惊心动魄,更多时候,护士面对的还是繁杂而琐碎的任务。

“导尿、吸痰、测血压、测血糖、做心肺复苏……急诊室的护士各项操作技术都要过硬。”急诊室护士侯晓东说。从10时开始,他一直推着推车在病房里穿梭,不时应患者的要求给病人拔针、量血压,并指导病人和家属如何看护。

“这里的每个护士要照顾7到10个病人,不同的病人护理方式也不同。”魏红丹说,“我们都不知道下一步病人们会出现什么情况,只能尽最大努力。”

急诊室里,真正能安睡的病人少之又少。四床的一位老人因咳喘在床上坐了一夜。护士们不时前去帮助老人摇床、护理,想尽办法让老人休息。

留观室的办公台前有椅子,但一整个夜晚,护士几乎都在病房里来回巡视,椅子经常空着。

“办公台是为了写病历用的。”侯晓东说。在巡视的间隙里,护士们抓紧时间填写厚厚一沓病历,里面详细记录了病人各个时间点的体温和相关病情。

巡视必须时刻保持高度紧张,护士们很难支撑一整晚。留观室的4位护士分为两班,23时,两人先去睡觉,到凌晨3时,再来交班。

“我们忙的时候,同一班的人一晚上都见不到面。”休息之前,护士于倩还在帮病人调整床位。“都在病房里照顾病人,话都说不上。”

24岁的于倩今年已经有了6年的工作经验,来到急诊之前,她曾是心内科病房的护士。两段不一样的经历,让她知道,急诊室护士得到的感谢更少。

“急诊的节奏很快。”于倩说,“很重要的区别是,在病房时,病人比较固定,时间长了,都能拉住你的手、叫出你的名字,让人心里很满足。而急诊的病人流动量大,也许你付出了很多,但很少有人记得你是谁。”

在护士们看来,急诊室更像是一个“过渡地带”。病人因为各种突发状况来到这里,可能迅速出院,或是转送其他病房。来来去去间,护士们永远在忙碌。

凌晨2时,睡前挂上吊瓶的病人们纷纷输完了液。值班的侯晓东推起推车,独自一人给病人们拔针。在此过程中,他发现有的病人非常难受,又一一帮助家属为病人翻身。如此绕病房一周下来,侯晓东没有停息,马上又来到工作台前,录入刚刚记下的数据,为凌晨的交班做准备。

原定凌晨3时换班,但直到4时,护士们才将每位病人的情况细细交接完毕。“工作量大,我们的工作时间也得延长。实际上,急诊室很少能准点交班。”成泽莉说。

早上8时,夜班结束,阳光照进走廊。早班的护士们已经到来,而急诊室里夜班护士们手中填写病历的笔依然没有停下。

(原标题:急诊夜班护士:付出很多但很少有人记得你)

编辑:SN123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中俄900字联合声明透露了啥

中俄双方发表了关于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和欧亚经济联盟建设对接合作的联合声明。这份声明正文只有924个字,但绝对很有料。


新常态经济发展不能复辟过去

只有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把新常态经济在换挡期的减速甚至低迷看做可以预期的结果,才能不会重新回到老路上,不会重新回到过去通过牺牲资源和依赖低劳动力成本甚至是牺牲农民工福祉来发展经济。


养老金亏空,公众不应买单

养老金亏空,不是多可怕的事。相关部门、相关专家,犯不着杞人忧天。事实很明显,国人的寿命在延长、养老体制正在改革过程中,这些都是各国养老管理部门都要面对的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事情,但让广大公众来买单的做法却着实不妥。


“谋杀”徐纯合

徐纯合执拗地沿着这条路走下去,逐渐在自己的身上贴上了访民的标签。你知道,一个生活在底层的人,一旦身上被贴上这样的标签,基本上,就沦为了他所在地的公权力的敌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