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亲历讨薪农民工寒冷一天:没钱没脸回家

新华网沈阳1月18日电 年关将至,农民工讨薪引发的极端事件接连发生,引起社会关注。他们到底过得怎样?每天都在想些什么?新华社记者日前分赴山西、河南、辽宁三地,随机并实地走访了一些正在讨薪的农民工,亲身体会他们在寒风中那无助的守候。

“一天只吃两顿饭”

1月8日10点,邵佳喜和工友们已经在工地上架起了火堆。“天太冷,房子里待不住,每天只好这样烤火取暖,好在工地有废木料,不然就完了。”邵佳喜对记者说。

这里是离山西太原城区10公里的西温庄乡西贾村,火堆后是叫做“书林苑”的房地产项目。2014年9月,今年52岁的邵佳喜与其他66名工友,从四川广元到这里做钢筋工和木工,一直干到11月底,每人只领到2000元,其余工资全被拖欠至今,共170多万元。

“现在身上的钱只够4天用了。”邵佳喜说着,从口袋中掏出所有的钱,数了数有80元,这是他和爱人未来4天的生活费。

邵佳喜就住在火堆后未完工的一间楼房里。屋里只有用木板钉起来的一张床和两个桌子。墙上挂着的袋子里有一小块腊肉、几粒花生米、两个鸡蛋和一把红辣椒,米袋子和油壶几乎都空了。已到中午12点,记者问邵佳喜吃什么,他只说早上吃过了。“早上吃的稀饭和花生米,下午4点多再吃口面条,今天就能顶过去。”其他工友也一样,现在每天只吃一两顿饭。

当邵佳喜望着空空的饭碗叹气的时候,此刻,远在辽宁省铁岭县高强南村的庞福军也一样愁容满面。

1月8日中午,记者找到铁岭县凡河镇高强南村庞福军的家时,这位40岁的农民刚从城里讨薪回来,但还是两手空空。“今天去讨的是铁岭世纪华庭小区欠的工钱,去年从开春干到秋后,欠了3万多元一直没给。”庞福军说,现在他家已入不敷出,每天只能吃两餐。

“拿不到工钱,没脸回家过年”

河南鄢陵县“东方威尼斯”住宅项目,开发商为河南东升兴隆置业有限公司,施工方为河南华安建设有限公司。“东方威尼斯”二期工程从2013年10月开工到2014年9月,有600多名农民工无法按时拿到工钱,涉及金额高达1300多万元。

来自四川广元苍溪县的李章仁、李振军父子被拖欠7万多元工钱。已62岁的李章仁说,他做的是最辛苦的混凝土打灰的活,辛苦一年什么也没拿到。“现在身无分文。打电话给老家,老伴就问为何不往家里汇点钱,我只能答应着。马上春节了,再拿不到钱,我们就去河南的救助站里过年。”

带着李家父子出来打工的包工头郑文说,为了干这个活,他贷款上百万元,从前年一直垫资到现在,现在都翻不了身。“看这个样子,春节前拿到工钱的希望不大了,这个春节还不知道该怎么过呢。”

比他们更难的是,为了讨薪,来自辽宁朝阳的王春义已经两年没有回家过年。从2012年11月开始,经熟人介绍,王春义和生金林两人组织57个农民工从辽宁朝阳到阜新市经济开发区参与一家公司的厂房建设。按照与建筑商口头约定,工程结束后支付工资。工程完工后,王春义联系建筑商却始终联系不上,建筑公司办公地点已经人去楼空。从此,王春义开始了漫漫讨薪路。

“已经两年没回家了,要不到钱,没脸回去。”提到过年,这位身材魁梧的辽西大汉眼里噙着泪花,“一到年关,老家里全挤满了讨薪的人,咋跟大伙交代。”

“感觉像皮球,踢来踢去没人管”

为了讨薪,王春义和生金林从2012年底开始,多次找过阜新市经济开发区劳动局等部门,这些部门都说“管不了”。

9日下午,记者随王春义等几名农民工一起先后来到阜新经济开发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几位领导都拒绝接受采访。几经转折,开发区的发改局局长许青双接受了采访。他说,2014年9月已经以区政府的名义起诉了投资方与施工方,但法院正在搜集证据,何时能有结果他“说不清楚。”不过,根据他们掌握的情况,乙方资金并不充裕,即便法院判决生效,农民工也可能拿不到钱。

正在山西太原讨薪的邵佳喜,也一样经历着被“踢来踢去”的命运。邵佳喜掰着手指头说,他到太原市小店区信访办去过3次,区劳动局去过3次,太原市劳动局去过1次,乡政府去过3次,区政府去过1次。“太远了,每次都是20多人包车去,一去都是一天,每次都是绝望。”

“信访局推劳动局,劳动局推乡政府,把我们像皮球一样踢来踢去。他们说这是小产权房,他们管不了。”说起这事,带邵佳喜来打工的李建愤愤不平,“我问他们,开工的时候你们都知道,我们从5层盖到15层,那时你们怎么不说不管?”

说起这几天的打算,李建告诉记者,还没进展的话准备再去市政府。“我们能进得去吗?进去之后有用吗?”李建说着说着低下了头。(参与记者冯雷、孙亮全、李亚楠、孙仁斌、王炳坤)

编辑:SN123


姚贝娜去天堂唱歌 周秀云呢

人固有一死,或死于癌症,或死于派出所。对生者而言,这两种死法,都很恐怖。姚贝娜不幸去了另一个世界,周秀云也不幸去了另一个世界。我想祝另一个世界的姚贝娜,在天堂里继续她喜欢的歌唱;但是,我实在想不出,如何祝愿另一个世界的周秀云。


日本建筑如何练就抗震好身板

这种“高强度抗震房”是如何炼成的呢?现在看来,日本有着理念、技术和严格执行三件“法宝”。


欧佩克:变强或变弱?

如今5年过去,当初的担心,似乎已在很大程度上成为现实,欧佩克能否再次振作,关键在于它能否重新找到价格和产量这对平衡棒的平衡点,或更直白说,它的12个成员国能否基于共同利害,再度团结起来。


娱乐不要脸独家新闻成耻辱

看到舆论谴责某报记者假扮成医生混入太平间拍姚贝娜的遗体,为了上头条,为了独家新闻,完全不要脸不要底线了。姚贝娜捐献眼角膜的高尚,更衬托出这种媒体狗仔的无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